<big id="kbuasg"></big><kbd id="kbuasg"></kbd>
      • <b id="kbuasg"></b>
              1. <tbody id="n4g19x"></tbody><acronym id="n4g19x"></acronym>
                        <blockquote id="u4svqd"></blockquote><dt id="u4svqd"></dt><tr id="u4svqd"></tr>
                          <th id="qpys4n"></th><q id="qpys4n"></q><button id="qpys4n"></button><em id="qpys4n"></em>

                                彩虹衛視/和實生物,同則不繼

                                來源:汽車行業板塊 浏覽:2924次 時間:2019年12月16日

                                一項活動,四種行爲。彩虹衛視們需要如馬雲般的領跑者,也同樣需要雖不討好卻也至關重要的批判者。而我更希望,我們人人都能保持冷靜的頭腦,做一個理性的批判者。

                                因爲質疑批評,是使活動朝著正確方向進行的重要保證。我們對一項活動的質疑和批評能夠引起引領者和追隨者的關注,從而進行改進,甚至喚醒麻木的心靈,從而改變錯誤的觀念,找尋新的方向。尼采在黑暗的中世紀高呼“上帝已死”和“重估一切價值”,喚醒人們對人天性的渴望,從而沉重打擊了宗教神學的統治地位,扭轉世界精神的發展方向。魯迅執筆爲劍,直刺國民麻木的心髒。他用他滿腔的愛國熱情,將熱血灑在中國大地上。雖然因個人力量有限而無法拯救中國,但他仍激起了無數愛國志士投身革命,改變中國向殖民地發展的軌迹。時至今日,道德滑坡造成了各種食品安全事件,而一項由無良商家帶頭的不擇手段追逐利益的活動更是引爆中國。此時,目光堅定且銳利的江平挺身而出,大聲批判不法商家,高聲呼籲“法治天下”。從古至今,是這樣的冷靜批判者們一次又一次地將世界拉回了正確的發展方向。

                                質疑批評,是使活動的本質更好體現的重要“顯影劑”。無論是從方舟子的論戰還是從網友對“微信紅包”大討論的事情都可以體現出正是各種各樣的質疑批評才使得一切活動的主題更加突出,目的更加明確。同時也使得一些趁機從中獲利的不法之徒原形畢露。國家決策,需要民衆廣泛參與,提供改善的建議,從而完善智力支持系統。政府機關發起的活動也有各方各界的人進行監督。質疑的力量是巨大的,我們可以從質疑聲中找回活動的本質,並確立明確的目標。

                                然而,質疑與批評有時過于雜亂,因此反而會引發社會不必要的驚慌和懷疑。對此,我認爲,在提出質疑前一定要先對事件進行了解,深入分析,最終得到正確的定論,才能做到冷靜的批判。柴靜主講的《蒼穹之下》和之前的“冰桶挑戰”就是兩個很好的例子。由于社會各方的猜疑和批評,雖然使得事件更像真相邁進了一步,卻也使得活動偏移了本該有的方向,造成社會的不安。

                                做個理性的批判者,讓我們的社會走向更美好的明天!

                                面對一項活動,有人走在前列,有人默默參與,有人靜靜旁觀,更有人批評質疑……人們大多根據活動正義與否對不同人持不同態度,批評旁觀者“事不關己”、批評質疑者“紙上談兵”。

                                然而,我卻樂意同時看到四種人的身影。因爲和實,同則不繼,正是四種人同時存在,“活動”才得以順利進行。試想,沒有引者,誰來奔走呼告?沒有參與者,活動力量從何而來?沒有旁觀者,誰保持客觀與冷靜?沒有質疑者,誰能對活動進行糾正或升華?

                                因而,我們不需“一昧”,更求不同態度與聲音。作爲新文化運動的領導者,正是陳獨秀、李大钊揮舞民主科學的大旗;作爲參與者,胡適、魯迅提供了必不可少的力量;作爲旁觀者乃至批評者,正是辜鴻銘對“全盤西化”的質疑,才喚醒被熱情沖暈頭腦的知識分子明白自身文化的價值,不至于過早上演五十年後的文化悲劇。可以說,缺少四種人的任何一方,或他們全趨向于任何一方,都會使新文化運動“同則不繼”。而四種人訴諸筆端的和平“交鋒”,甚至知識分子間的尊重與憐惜,都滿足“和實生物”的條件,催生出新文化、“五四”等諸多亮麗。

                                可惜的是,今日之中國四種人都不缺,本該“和實”而“生物”,思想界一片繁榮,但我們的“引領者”太多“憤青”,跟隨者太多盲從,旁觀者幹脆高高挂起,批評者口不擇言……網絡上,生活中激烈的罵戰,早已惡化成“不同也不繼“。如果硬生生將人劃分四類,真正參與今日中國的建設活動的,豈不僅剩三億人?我們自古的思辨與分寸,又在哪兒呢?

                                史鐵生曾說:我以爲,醜女造就了美人,惡造就了善,衆生造就了佛祖。換在今日,四種人都造就了每一項活動,引領者是風向標,指明方向;參與者是舵手,奮力劃槳;批評者是羅盤,糾正航向;旁觀者介于參與批評中,亦是前進的力量。“和實生物”意在領航員與羅盤的辯論,共同找到方向,亦是穿上四類角色向著活動目標共同努力,和平共處。

                                大千世界中,差異是豐富的前提,不同音符的交織,奏出優美的旋律;色彩的多樣,編織出絢麗與斑斓。我們應對人的不同角色辯證看待。正是他們的不同,正是他們的相處,诠釋世界發展“和實生物,同則不繼“的道理。

                                也正因如此,彩虹衛視們的“活動”才能順利進行。 

                                相關文章: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