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lect id="o1o96d"></select><style id="o1o96d"></style><strong id="o1o96d"></strong><small id="o1o96d"></small><center id="o1o96d"></center>
      1. <fieldset id="yd4k77"></fieldset>
                  1. 賺錢套路_怨紅塵,醉酒當歌笑傾城

                    AIarvr 1 2019年12月16日

                    爲什麽莎士比亞至今熠熠生輝

                     陽光自九天之上浩浩湯湯,不羁的北風在肆虐,毫無顧忌地與每一個行色匆匆的人們撞個滿懷,而往事如同塵埃,在北風的吹鼓聲中,毅然,散去了它的蹤影,只留下一些如煙似夢的輕煙緩緩升起……
                    不知從何時起,賺錢套路的生活像是被扔進了鬧鍾之中,上好發條的指針在身後不停地追逐我,“滴答滴答”的響聲在耳旁起伏,而我只能奔跑,向前奔跑,時間早已無法停歇下來,我連喘息的機會都無權擁有,我別過頭,看到那指針上清晰地刻著“中考”二字,還帶著點點殷紅。
                    我扔下筆,摔下門,終于決心要透下氣。此時天氣已接近酷夏,天上的太陽如此灼人,可身邊路旁卻靜靜擺著幾盆菊花,路邊的果攤甚至還正支著幾根甘蔗類,爲何?人類難道只知加速嗎?人類一味的把高鐵進行著一次又一次的加速,對飛機進行一次又一次的加速,對火箭進行一次又一次的加速,對花卉,對水果進行著一次又一次的加速,不知何時會對自己進行一次又一次的加速,或許已經是了。視野中那一道道的美景正在逐漸消逝,越來越快,逐漸褪色,最後變成記憶中的黑白相片,再也無法感受到那片來自于自然的風景,它們在指尖流逝……
                    我在自己的哀歎聲中,走近水塘邊。此刻荷花正怒放。當夏風輕輕拂過的時候,在人們行色匆匆間,它們悄悄地開了,純潔,芬芳,使人心曠神怡,這似乎是大自然送給人類的禮物。可似乎無人欣賞。那一大片一大片的碧綠中,成千盈百的荷花你挨著我,我挨著你,誰也不讓誰,似乎在爭先恐後地宣告著同一個消息:絢爛的仲夏時間已然來到!遠遠望去,似一片細細的雪,又如一篇淡淡的霞。我走近一些,一陣清香撲鼻而來。深吸一口,仿佛自己也變成了一朵小小的荷花,在那兒和姐妹爭奇鬥豔。我在走近一些,發現它們不再是雪和霞了,它們是夏日仙子,在風與露珠之間輕蕩,展現著自己迷人的身姿。
                    其實,這夏日也有美好,停下來,停下那無止息的發條,欣賞這片美景,我只是想慢下來,用頭腦的平靜撫平狂跳的心。用時間的永恒信念平穩我忙亂的腳步,讓仍在身後急追的靈魂趕上來。

                    怨,只爲那山那水那人;戀,只求爲君一笑似紅顔;苦苦癡迷的,是昨夕殘留在心底的塵埃。
                    紅塵是伊人行的千山萬水,待到容顔若老,心已滄桑的月月年年。念那人在朝朝與幕幕,卻也不見君來。
                    曾想在某天醒來,便把堆積在腦海裏的一切都刪除,棄成空,做一個從零的孩子,就不會迷戀記憶。沒有記憶就不會爲那些情形糾結,時而悔恨,時而落漠。或者人要是能有選擇性記憶該多好,想忘的能忘,想留的便留。在面對人生的路途時,能走得安之若素。每一個生在紅塵中的人都有著不同的記憶和傷悲,也有著琳琅滿目的躊躇。對于自己理想中的人生來說,我是不幸的,因爲理想太高,得到的太少;對于不幸的人來講,我是幸運的,能擁有許多人不曾擁有的幸福。所以人們常說上帝是公平的,不會給每個人太多。看著自己在文字的錯落中苦苦掙紮,把每一份思念與孤單拼湊起來,細數著哀憐與等待。在悲歡離合中尋找著自己的山盟海誓,仔細的打量著擦肩而過的旁人,周而複始,望眼欲穿,都不見那人停留的腳步。有人說我抱著殘憶枉費今朝,遲遲不肯醒來,自己也以爲亦是如此。然而我並不懂自己,也不懂他人,不知道什麽是真,什麽又是假。
                    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我打開零亂的思緒,將嵌在塵埃裏的傷悲如數交予黑夜,願它捎去所有的記憶和孤單;過去的人,不再去想;過去的事,不再從提;過去的悲,不再交集。我想說的是,人往往會自己騙自己,就連回憶也會騙自己。扪心自問,心上某處,是否也有一人居住?其實,並沒有,賺錢套路的心上,從來就沒有一人居住過,那個到達靈魂的位置,一直空著,過去沒有,現在也沒有`````時間過去很久了,一直知道自己是在等待一人,後來便養成了一種習慣,但卻忘了等的是誰?酒,很久沒有再喝,曾經以爲醉了就會開心的過,就會忘記所有的不快樂。終于,把一切都忘了,現在的每天都是新的開始,這紅塵也是新的紅塵。
                    紅塵,是溪河中漂流的浮萍,纏繞著戀塵之人,伊人久久不肯退去青衣,只爲等那姗姗來遲的君。怨,只爲那山那水那人;戀,只求爲君一笑似紅顔。不知君身居何處?月上柳枝頭,你與誰相約黃昏後?這醉生夢死便醉了紅顔,把酒當歌,一笑傾城國;你若肯來,伊人願爲你舞一曲傾國傾城…… 

                    上一篇: 王思聰起訴網易,冒用其名義發文要求賠償20萬元
                    下一篇: 已是最新文章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