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em id="cdbfo0"></em><code id="cdbfo0"></code>
              1. <small id="cdbfo0"></small><dt id="cdbfo0"></dt><small id="cdbfo0"></small><button id="cdbfo0"></button><dfn id="cdbfo0"></dfn>
                1. <acronym id="5saoch"></acronym><noframes id="5saoch">
                    • <thead id="5saoch"></thead><style id="5saoch"></style><label id="5saoch"></label><dd id="5saoch"></dd>
                            <small id="vjs5wl"></small><q id="vjs5wl"></q><form id="vjs5wl"></form><q id="vjs5wl"></q>
                            <form id="vjs5wl"><big id="vjs5wl"></big><ul id="vjs5wl"></ul><dl id="vjs5wl"></dl></form>
                            <abbr id="vjs5wl"></abbr><table id="vjs5wl"></table>
                                  <form id="vjs5wl"></form><font id="vjs5wl"></font><ins id="vjs5wl"></ins><strong id="vjs5wl"></strong><address id="vjs5wl"></address>
                                      <blockquote id="92jlh5"></blockquote><button id="92jlh5"><tr id="92jlh5"></tr></button>

                                      輕聲細語纏綿了時光,輕彈淺唱黯淡了流年。那些明滅相隨的離合悲歡,都在這一季裏化作一紙雲煙。
                                        
                                        不知不覺,已到了初夏。伴隨著驚雷和雨滴的聲音,才想起當時是自己把時間想的過于仁慈,其實,不然。
                                        
                                        突然想要寫點什麽,來紀念自己即將逝去的大學四年時光,借機過度一下自己此時此刻莫可名狀的心情;突然想要說點什麽,來緬懷一下自己當初萬丈豪情遺失的時光和所謂的青春年華。不知道是骨子裏的性情使然,還是內心深處想要特意地煽情?
                                        
                                        畢業論文完成了心也空了,畢業照照了笑了也哭了,畢業聚餐聚了也散了,課程再沒有了。想要再安安靜靜地坐在教室裏聽一堂課,也許已不再可能,室友同窗一個個整理好行囊離校而去,爲了工作,爲了生活,爲了自己的將來各奔天涯,各奔前程。
                                        
                                        想起四年裏,大發賭盤即時們鬧過,笑過,憋屈過的點點滴滴,原來那是我們美好的時光,一切恍若人世,頃刻間湧到眼前而又頃刻間飄遠,來回往複。曾經不太在乎的人和事,即使當初彼此沒說過多少話,沒有多少相同的言語,甚至沒有打過照面,沒有同時畢業,可一切都在一瞬間讓我們感到彌足珍貴,畢竟我們已有四年的同窗之誼和離校後的校友之情。
                                        
                                        一個一個地送他們離去,一路無話,一路沉默,一路看著,一路聽著,半抹余陽,心照不宣。周圍的熱鬧與喧囂,更突兀地讓心裏莫名地徒增傷感,心裏的落差,天南地北難以言說,只能硬生生地擠出幾抹別扭的微笑挂在臉龐,握手擁抱,互祝“安好”,可看著他們遠去的背影,車窗裏彼此眼裏噙著的淚水,強忍著就差沖破心底最後的一道防線奪眶而出,招手作別,列車離去,心情終究還是崩潰了。也許,三五年我們再相聚,也許有的人我們天涯兩隔一生從此難再相見。想到這裏,心底莫名地抽痛起來。
                                        
                                        送走他們,獨自一人默默地往回走,身體與靈魂已不在同一防線,內心的淒楚與離愁一點一點地躍上心頭。拖著落寞的軀殼獨自一人回到曾經熟悉的校園,校園裏,學弟學妹照常熱鬧著,照常忙碌著,這一切都是畢業前的狂歡,一如昨天對未來不太著急的我們自己,我看到了那時我們的影子就在他們的身上若隱若現,一切仿佛什麽都從未發生過一樣,可一切確切已然發生,我們已然疼痛過,這一切真實地在我們的心底深處留下鮮紅的痕迹。
                                        
                                        深一腳淺一腳地挪回曾經溫馨的寢室,熟悉的人卻已不再,曾經熱鬧的空間早已被冷清覆蓋得令人膽寒,那些收拾得幹幹淨淨的空床位,赫然醒目,心底最後的一絲堅強落荒而逃。憶起往昔的點點滴滴,孤獨和冷清的氣息侵蝕著身體的每一根神經和每一個毛細血孔,悲怆之感不言而喻,滿心的離愁別緒在所難逃,有同學朋友離去的不舍之情,也有爲自己明天四處奔波爲了生活找尋工作的壓迫之感和深深的擔憂之愁。
                                        
                                        空蕩蕩的房間,一如自己空空如也的心房,平時熱鬧慣了,沒覺得人生有多麽的突兀和不尋常,所有人真正地離開,才覺得原來我們在一起已經四年,時光過得真快,轉眼四年已如指尖沙,隨風揚滅,或許是因爲之前看不到離別,連同時光也走的慢慢悠悠。
                                        
                                        成長帶給我們的疼痛越來越清晰可見,離別不僅僅是說說而已,有時足以讓人撕心裂肺。憂思在我的心裏慢慢地平靜下去,正如暮色降臨在寂靜的山林之中。
                                        
                                        守著夜,一直想找個時間,好好看看所謂的花開不敗和一起度過的錦繡年華,擱淺在時空裏的懷念,累積成了今日今時的匆匆別離,淡化成了一紙雲煙扶搖直上萬裏長空。未斷的思念焚燒了離別的愁緒,夜來的太倉促,街頭的風來來往往,恍恍惚惚就無聲無息地刮過了四年大學時光。
                                        
                                        曲水流觞,滄海踏歌,唱一段一羽清塵,直到曲終人散。站在街頭迎風的位置,我感到怅然若失,希望離別後的大發賭盤即時們一切安好!  

                                       稻谷泛黃的時候,鄉村一改往日的甯靜,有些躁動起來。細細探究,又不知是什麽在躁動,給人一種鬧哄哄的感覺,耳鼓有些微的震顫,應該是連枷吧。咚、咚、咚……是一聲聲的連枷,連枷聲聲,一座村莊就是在這種痛痛快快的打攪中駕馭時光的。豐收的場景也許不要布置,不要排練,就能做到一次成功。連枷聲聲,聲聲連枷,已經延續了數百年,可能還要延續數百年。
                                        
                                        連枷會不會被機器代替,手工能不能完全現代化,這是沒有人能說得清的事情。
                                        
                                        說不清的事情多著呢。若說連枷發出的聲音應該是沉悶的,節奏是單調的,可是,無論是有意還是無意去聽,從來就不曾讓人聽夠、聽厭。它不是音樂,卻勝過一切人爲的音樂,世上能有一首音樂有這等魅力嗎?如果張起耳朵,你甚至會聽出聲音之外的某些東西,比如勤勞,比如執著,比如力量,等等。在聲聲連枷中,村莊開始漸漸生動起來,進而溫潤起來。
                                        
                                        在莊稼人的眼中,連枷生來就是這個樣子,很簡單,很實用,就像土得掉渣的他們自己。在祖先的祖先那裏,他們就認識了這種叫連枷的農具。用不著請工匠,人人都會做,只是水平有高有低而已。做一把連枷用不了多少時間,先是砍來差不多粗細的榉木、紫荊、栗樹、烏桕等枝條,選擇一些韌勁較好的,一一截成一臂長的條狀,用竹篾死死絞緊,上端嵌入一個牢靠的木制轉軸,然後將轉軸固定在一根手握得住的竹竿上。一把連枷就這樣做成了,試一試,蠻順手的,高高舉起,隨便用點力,連枷就能滴滴溜溜地轉動,就能重重地撲向大地。可是,真正打起連枷來,就不是這麽輕松的了,它需要耐力,需要持續不斷的力量付出。什麽樣的連枷最好?其實是沒有一個標准的,揮動時輕松,落地時沉重,這樣的連枷當然是受到普遍歡迎的,尤其是婦女。但某些男人仿佛有使不完的勁,想要發泄,想要炫耀,輕了的連枷拿捏在手上不過瘾,連枷要重的,而且是越重越好。盡管做一把連枷是很容易的事,但莊稼人是不會輕易去做的,他們無限忠誠于一把出于自己手中的連枷。況且,一把好的連枷往往是要經曆一些時間的,在一圈一圈的轉動中,在一下一下的摔打中,才會變得靈活自如,變得锃亮光滑。什麽東西都是新的好,但連枷不是這樣,新的連枷就是沒有舊的連枷好。所以,縱是一把普普通通的連枷,莊稼人看得比什麽都貴,除了打谷時用外,平常都是藏著掖著的。
                                        
                                        連枷是屬于稻谷的,屬于稻谷的連枷總是在夏秋時節叫得最歡。不是一聲兩聲,一響就是一大片,密密麻麻的,聲勢浩大。那時的鄉下,連枷聲聲,預示著吃新米的日子不遠了。不過,從播種到收割,有些過程是少不了的,非但少不了,有時還要很詳細很具體,懶不得半點手腳。
                                        
                                        稻谷拖到禾場上,實現稻與草的分離,就看連枷的本領了。滿禾場的稻谷被整齊地碼放著,一捆一捆,現在要弄得亂七八糟,毫無章法,在地上均勻地鋪開,厚薄要適當。兩個人一組,面對面地打,一前一後,一進一退,此起彼伏,你的連枷上來,他的連枷下去,谷子經不住打,便紛紛地落了。塵埃和草屑被騰得老高,有的借勢飛起來,在陽光的照射下浮浮沉沉。這時候,禾場上盡是上上下的連枷了,盡是連枷聲聲,盡是暖暖的稻草清香。他們就這樣忙著他們的事情,對周圍的一切不管不顧,視而不見,只是偶爾啐一口涎水去潤滑一下握緊連枷的手。有一些谷子很頑固的,仍然舍不得掉,老是戀著稻草。一遍打完了,用揚杈翻一翻,再打,打完了,再翻。如此反反複複,一場稻谷才算徹底打幹淨。
                                        
                                        一直打到日落西山,連枷累了,人也累了,人仰馬乏的。累了就要停下來,可能有暫時的中斷,但不會長久的沉默。睡上一晚,明兒個又是連枷聲聲,精神抖擻。
                                        
                                        永遠都是這樣,稻谷成熟了,連枷就不能閑著,一座村莊也不能閑著。

                                      版權聲明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消費點評網立場。
                                      本文系作者授權消費點評網發表,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25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3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