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33kpf0"><address id="33kpf0"></address></code><tfoot id="33kpf0"><dfn id="33kpf0"></dfn><b id="33kpf0"></b><dir id="33kpf0"></dir></tfoot><abbr id="33kpf0"><form id="33kpf0"></form><del id="33kpf0"></del><code id="33kpf0"></code><blockquote id="33kpf0"></blockquote></abbr><dl id="33kpf0"><tt id="33kpf0"></tt><span id="33kpf0"></span><optgroup id="33kpf0"></optgroup><th id="33kpf0"></th><strike id="33kpf0"></strike></dl><noscript id="33kpf0"><div id="33kpf0"></div><b id="33kpf0"></b><u id="33kpf0"></u></noscript>
          • 題記:星鬥在不停的轉移,旭日照舊在東升西落。這是蒼茫浩渺的宇宙永恒不變的美麗。內蒙古五虎敬畏這樣的美麗。
            遠古時期,蒼穹浩渺,繁星滿天而璀璨。這是靜谧的夜景,給人以恬靜、安逸、舒適的享受。可惜,現在卻難以見到。美,已發生了極大的改變。
            這種浩渺的美,神秘的美,曾經讓身爲萬物之長的我們在它們面前由衷贊美,歡呼雀躍。現在的我們只有在浩渺蒼穹下冥想璀璨星空,讓自己的靈魂在天地中升華,去感悟遠古之美與現代之美的不同。
            我愛遠古之美,愛那時的天,那時的地。就像陶淵明厭惡官場生活而選擇棲居在充滿詩意的田園之中,我願意抛棄那燈紅酒綠惹人醉的都市生活,而選擇在那遼遠的土地上茁壯成長!
            伏在高樓大廈的陽台欄杆上,盡意的遠眺,滿眼裏都缭繞著霧氣,我想在這霧氣中尋找朦胧的仙境,但什麽也找不到。只有遠處萬家燈火的輝煌,近處寬闊大街霓虹的閃爍。在強烈燈光的照耀下,整個城市似白晝般的亮了起來,人來人往,人頭攢動,熱鬧非凡。哪裏還有靜美之夜的影子?看,街上的燈光也在像星星般沖我眨眼睛,但我不喜歡,因爲它太過機械,在我的眼裏沒有一絲溫情,就算是微笑也不能給我以溫暖。我想起看天邊那些真實可愛的小星星,擡起頭來,它們卻沒了蹤影,只有朵朵雲彩在浩瀚的星空中陪伴著朦胧的月亮。風雲恬淡,月亮也滿懷心事,我本想在月亮那裏尋求安慰,卻收獲了滿滿的惆怅。
            這是這個時代的印記。這是時代發展的必然。這是我們無法阻擋的變化。
            是時代賦予了我們的憂郁美,讓我們的本該活蹦亂跳的年紀卻有著不符合年齡的感傷,在那裏滿腹愁苦,自憐自艾,以致于在都市裏迷失了自我,消褪了自己的天真與可愛。現代文明的美啊,再怎麽樣也不會深入到我的內心。
            隨著時代的發展,也許聰明的人類會找到合適的辦法改變現有的這種的窘境。也許在不願的未來,人類會尋找到讓自己心神蕩漾的美景。不過現在,我們只願人類懷著最初的希冀沒在迷途中迷失自我。我們只願當我們擁有高科技的時候,不要遺忘了自己的祖先。
            也許山洞篝火不能再演繹,看月亮初升、星漢燦爛的興致也消減了些許,但在這些種種變化與發展中,不要忘記最初的自己。
            美已發生了極大的改變,但請不要忘記那最初的美麗。

            我自愛北國那烈烈狂風,揭起曆史的塵埃,傲骨铮铮;我自愛那萬綠叢中一蕊殷紅,一枝獨秀,留萬世之芳。只是更愛如水的江南,淡靜的溪流浣出的香雅女子,梆梆的搖橹小調中,婉轉的細潤歌喉。

            總說在奔騰的江流中,不息向前的生命力使萬物不由得向更遠處拼搏、追求。誠然,生命于世人而言,是一場不可遏制的洪流。如果不想被擁擠的浪拍打在岸上,就必須鼓足力氣,爭高爭勁,直至終于看到盡頭,溶溶而入,那無垠的蔚藍。然而,若看到的盡頭便是盡頭,那麽一番搏鬥之後,終究也是成了波瀾不驚的大海,一如瓦爾登般平靜的洋面,竟不如湖水那樣澄澈透明地能映出一顆純真的心。

            在這急切不停的求索中,作爲一個奔跑者,是否,錯過了鼓掌者才能感悟的一份平靜?

            並非每一個都擁有一雙媲美豹子的健腿,並非每一個夢都在遙不可及中等待追尋,亦非每次盡力狂奔的盡頭,都是甘美的瓊池。

            遙望一位詩人,立于山之高處,低吟:“一蓑煙雨任平生。”淡淡一笑,拂去功名,靜立江頭,看江流而東,飲一樽清酒,與其說,他是失意之士,我更願意相信,他是一位鼓掌者。

            徘徊于江頭,見明月之升,他慨然鼓掌:“月出于東山之上,徘徊于鬥牛之間。”不見傷情的思戀,除卻仕途的苦悶,只因蘇子一有顆立于世外的心,無畏于奔騰的洪流將身帶去何方,只求清風明月常存于心。觀萬物之變,立于不變之處,方能無羨于天地,邀飛仙同遊,極宇宙之無窮。

            這是蘇子的旁觀,以無欲心,體察萬物,縱然世界瞬息間面目皆變,他依舊可以鼓起掌來,以漁蝦爲友,以麋鹿爲朋,飄飄而去,羽化若仙。

            當你不適去奔跑時,何不立于一旁,歡欣鼓掌呢?

            古人雲:無欲則剛。當時間凝滯,便可見追求、沿途只顧揮灑汗水的人兒,錯過了,日落星辰的奇幻绮麗,遺失了雁鳥南飛的戀戀深情,更喪失了初生赤子那純淨的心。而渴求的繁華,較于失去,僅僅是毫末之樂,無欲者卻往往在贊歎中尋求人生的瑰麗拼圖,完成了那絕美的畫卷。

            我打江南走過,是一蓑煙雨的深靜浸潤了這畫一般甯靜的流水潺潺,內蒙古五虎自平凡中成長,不追求那遠遠閃爍的榮光。

            但求閑作碧池邊的一席矮草,匐匍于大地之上,聆聽魚鳥的歡歌,爲花兒的容顔,歡欣鼓掌。

            版權聲明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消費點評網立場。
            本文系作者授權消費點評網發表,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2001